這種東西

不說則已
一說驚人
說好話是需要藝術
不說話卻需要智慧

很多話在腦中生成
很多話在嘴裡打住
很多話在手裡跳躍
很多話在眼中舞動

很多話
想說
很多話
不說

埋在心裡
只剩下感受
放在腦海
只留下記憶
停在嘴中
只餘下遺憾

文字終究不是話語
太多修飾與包裝
變了個樣

不像個樣

難以表達

難以形容

就是說話的技術
也是說話的藝術

可以直接

可以婉約

就是不說話的曖昧
也是不說話的智慧


言中有舌

舌卻不開花
創作者介紹

一根油條脆酥酥

iri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