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之前

就想像過這天會是如何尷尬的渡過

很久之前

也幻想過這天該要怎麼自在的渡過

 

然而

再多想像

還是不敵事實的發生

 

所以它終究是還來到

於是它終於還是到來

 

這麼多事前的演練

只是足以應付心中的不安

不是足夠應允心情的安定

 

七個月

210天

大約

就算只是大概

都是一個極度的不可思議

都是一個誇張的難以言喻

 

一樣沒有交集

一樣始終陌生

好險

也一樣的各自忽視

 

這樣就好

不變才是萬變

不幸才是萬幸

 

土地爺爺說

退一步

海闊天空

 

我說

退一步

只怕跌入海中

 

時隔許久

也或許

僅此一回

 

 

 

 

創作者介紹

一根油條脆酥酥

iri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