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有點認真

想要思考路這件事

 

或許被回頭路打動了
也許是未知路吸引了
只是
稍稍可確定的是

 

目前的路
始終走得過於牽強

 

不是刻意看清
卻也的確看不重
沒有妄自菲薄
但也確實好高騖遠

 

總是忘記了自己
幾斤幾兩

 

這也不是一直量體重
就能發現的事實

 

認識了很多新東西
學習了許多新玩意
如果
這些都失去

 

會不會感到可惜

 

偏偏
捨不得不放手又是最大的宿疾

 

腿軟軟的總是無力
嘴軟軟的總是無言

 

沒有抗壓的人生
真的太弱
太弱

 

創作者介紹

一根油條脆酥酥

iri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