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的時候

心裡很糾結

胸口悶悶的

五臟六腑都像在打結

 

沒有出口

看不見盡頭

無限輪迴

等不到結局

 

一再只好

角色扮演

雙聲帶

雙切換

終究是一場自導與自演

 

持續搞不懂

永遠想不透

這考驗是什麼

這經歷是怎樣

 

忍耐再忍耐

一再的忍耐

不斷地忍耐

 

也不敢祈求

更不會奢求

但怎麼可以這樣每況愈下

該怎麼辦

 

辛苦的時候

沒有避風港

這裡不是我的港口

這裡只是一個地獄

 

找不到取暖的空間

聽不到溫柔的關心

等不到堅強的後盾

 

沒有希望

沒有期望

只剩失望

 

有家真的歸不得

我好想回到一個家

回到有溫暖的家庭

看到有溫度的家人

面對有溫馨的家居

 

真的好難

好難

好難

 

我都幾歲了

我都幾歲了

 

 

 

創作者介紹

一根油條脆酥酥

iri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