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1 Mon 2011 09:50
  • 晴花

以為
淡水總是雨的

第六年

離開淡水後
還有什麼原因
值得年年回去

你說那是傷心地
我說那是傷心事

但無形的線拉扯
再遠
再懶

回去
並不難

其實很簡單
你仍在
我還在

今年
依舊
忘了時間先生的偉大

時間越接近
思念越牽繫

偷偷哭了一場
大的
止不住的

它說
那是正常的宣洩
我說
這是情緒的毀滅

原來人人說的都沒錯
死亡只是當事者的消失
痛苦才是留存著的考驗

再看過往的文章
每一年
每一篇
每一句
依舊讓人心碎泛淚
誰說文字沒有生命
滿滿都是回憶
滿滿全是情意

隋著文字
開始一年年倒轉
最後一年年前進

大晴
不是意外
黃澄澄的毛色
亮晶晶的光芒

加總
是太陽的指引

老地方

我們沒有約定
我們無需約定

一年一年又一年

面海
大樹下
又長了幾株新綠芽

快要認不出
每一年的改變

可是
總在逆境中
發見一朵奇特的花朵

是你吧
就當是你吧
一定是你吧

信號彈
不限任何形式
不必任何暗示

我知道
我會知道
我一定知道

那花兒
閃閃發亮

不用打光

就能看見
金金的模樣

一年一現
新生命
持續

明年我會看見什麼

踏一踏
你能感受嗎

隔著鞋子傳送的心靈溫度

講講話
你會聽到吧

鋪滿空氣飄送的情感凝固

謝謝花兒的綻放
短短小小的
很可愛

就像我心中的你
很實在

謝謝花兒的獨立
長長挺挺的
很可愛

就同我心中的你
無可取代
創作者介紹

一根油條脆酥酥

iri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rica823
  • 超棒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