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冷眼
看似冷淡
實際冷默
萬般冷靜

沒有鬧哄哄的背景
整部戲
就獨自上舞台旋轉

直到暈眩

不定期感覺發作
逃開
遠遠的
原來呼吸吞吐間
還有熱氣會產生

這場冬
來得太早
還沒產生保暖的羽翼
風雪已來到
氣溫低
氣氛都冷冰冰

開起音樂
重金屬搖滾
在強拍重擊下
忘卻安靜的午後

節奏停止
瞬間空洞
才明白

天冷心亦寒
心寒天自冷

取決於心

即便再冷
剖開後
也會是火紅般
努力跳躍著的吧

別感覺冷
別加註冷
別造詞
別想像

不過只是
時機
又來到
創作者介紹

一根油條脆酥酥

irisu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